<tt id="nvfbb"></tt>

<mark id="nvfbb"><u id="nvfbb"><dl id="nvfbb"></dl></u></mark>
<mark id="nvfbb"><ins id="nvfbb"><dl id="nvfbb"></dl></ins></mark>
  • <label id="nvfbb"></label>
    <tt id="nvfbb"></tt>
    •  
    •  
    •  

    【國際交流】我院第六屆師生訪日團赴東京大學訪問交流

    發布時間:2019/11/12
    來源:
    標簽:

    11月4日至8日,我院派遣師生訪日團訪問日本東京大學。本屆訪問團由我院院長陳劍瀾教授、副院長楊慶祥教授、外事秘書羅觀老師和六名本、碩、博學生組成。這是自2014年以來,我院與東京大學教養學部舉行的第六次互訪活動。


    11月5日上午,陳劍瀾一行來到東京大學教養學部駒場校區,會見東京大學教養學部學部長太田邦史教授、副學部長石井剛教授、比較文學比較文化系伊藤德也教授、教養教育高度化機構特任研究員朱蕓綺等。

    太田邦史教授對我院訪問團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他簡單介紹了東京大學教養學部的基本情況,回顧了雙方過去六年間開展的卓有成效的交流活動,并表示期待未來能同文學院一道在更廣泛領域進行合作。陳劍瀾院長感謝東京大學的熱情接待,他介紹了文學院國際交流、人才培養、全英文課程、學科國際前沿講座等情況,邀請東京大學師生到我院進行短期訪問和學術交流,希望雙方能繼續加強溝通聯系,開展更加深入務實的合作。

    雙方還就數字時代的新文科建設、東京大學與部分高校聯合開設的“世界文學史”系列課程等議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5日上午,我院師生旁聽了東京大學本科新生的中文課,該課程是專為初學漢語的學生設計的。課程主講李彥銘老師針對學生的作業展示即時地進行引導和拓展,這種雙語互動的教學方式加強了學生對舊有知識的鞏固和對新語言知識的吸收。在中日學生交流環節,我院學生與東大學生靈活使用中、日、英三種語言就語言學習、專業興趣等話題進行深入交流。


    當天下午,我院學生參加了韓燕麗老師的特別講座,該講座從歷史背景和人文心理等方面對上世紀港日合拍片現象進行了學理分析。韓老師在專題講述的過程中,展示了大量的圖文材料,并播放了珍貴的影音片段。訪問團中的兩名電影學專業學生就選題方向和研究方法等專業問題和老師進行了探討交流,其余同學也和老師分享了聽講感受和電影感想。


    11月6日,我院師生應邀參觀了位于本鄉校區的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東京大學朱蕓綺老師隨同翻譯。編纂所的渡邊正男老師對我院師生的到來表示歡迎,他向同學們詳細介紹了編纂所由國家附屬機構到成為東京大學附屬機構的歷史由來,并展示了部分珍貴的館藏文物。隨后大家參觀了位于不同樓層的史料手抄本書庫、史料復印件書庫,渡邊老師介紹道編纂所所收史料可分三類:一類是史料原件,這類史料非常珍貴,需要特別手續才能借閱;一類是手抄本,這類史料多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前由專人抄寫;還有一類是復印件,伴隨攝像技術的應用,現今很多史料多是采用這種方法保存。



    步出書庫,大家依次參觀了編纂所內的圖畫摹寫室、文稿影寫室和文書修復室。三位相關專家分別介紹了自己的工作內容以及專業技術的重難點。圖畫摹寫室的老師介紹道摹寫所用材料多是從中國買來的天然顏料,摹寫需要仔細比對分析每種顏色的成分;文稿影寫室的老師介紹道為了貼近文書的原本效果,自己需要選擇不同粗細的毛筆,并在草稿紙上反復練習墨的濃淡、線條的勾連等,有時還要考慮持卷書寫和伏案書寫的差別;文書修復室的老師介紹自己的工作是把破損的文書修復原樣,在修復前需要檢測紙張的材料構成,用專門的測量儀器量出每個破損缺口的大小,然后裁剪出相應大小的備用紙,并將備用紙的邊緣適當削薄,以達到嵌入原來紙張平整連貫的效果。同學們對此紛紛表示贊嘆,三位老師也就同學們的提問進行了補充解釋。



    在日期間,訪問團還參觀了東京天空樹、神保町古本祭、京都金閣寺、伏見稻荷大社等名勝古跡。通過五日參訪,我院師生深入體驗了當地豐富的人文景觀和獨特的文化氛圍,同時也加深了與東京大學師生的溝通交流,為雙方接下來的交流合作鞏固了友誼的土壤。

    2014年5月,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與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教養學部簽署了“學術交流協議書”。此后,雙方連續五年互派學生訪問團進行文化交流活動。2019年7月,雙方續簽合作協議,同年9月11日至12日,日本東京大學第六屆“深思北京”訪華團訪問我院。

    文/唐鑫

    圖/趙博玲 羅觀

    訪問學生感想節選:

    和烏鴉互動,看修剪得圓潤的樹枝盡頭融在天際;和文物交流,迎接百道工序后煥然一新的粉色琉璃;駐足京都藏著猴子和野豬的山林里明艷的連綿鳥居下,走在東京街頭永不熄滅的燈牌下精心布置的櫥窗邊,乘著電車疾馳于鋼鐵森林與純粹自然。

    如果沒有這次東大之旅,我不會感受到他們對于中國語言文化的無限熱情,不會了解到日本飲食文化中的諸多小情趣,我不會知道pokemon已經不存在于日本00后的腦海里,黑澤明也已經不再神壇上久久佇立……他們很可愛,日本很可愛,一時語塞,感謝,感恩!

    ——2017級本科生魏冕

    東大的駒場校區和本鄉校區面積不大,建筑物外觀因百多年的歷史顯得古舊而斑駁,我們也沒能得見春日的櫻花道和深秋的金黃銀杏,但校園還是因為濃厚的人文氣息整體十分安謐寧靜,清新幽雅。很多穿著校服的高中生在東大校園見學,眾多海外學子在校園里隨處可見,史料編纂所浩如煙海的古籍在生徒手中傳遞。在日本,不僅僅有現代摩登的涉谷新宿表參道,還有隨處可見的保存完好的寺院神社。無論東京還是京都,城市在水泥大樓的森林中透露著的不刻意的、攝人心魄的和風之美。雖與中國淵源深厚,但日本卻發展了他們自己的獨特的言行禮儀與意識形態,傳統東方和現代西方雙重文化的交融,使這樣一個孤單的太平洋島國具備了一種空谷幽蘭式的氣質。東京大學在這樣一個跨文化的國度生根發芽,博采眾長,也許繽紛櫻花和金黃銀杏之美,美在它們坐落在這樣一方清雅校園吧。

    ——2018級電影學專業碩士生郭李梓

    像是做了一場夢,五天的日本參訪,行程充實而美好。行走在日本的每一條街巷,都感嘆于它的整潔與秩序。這個國度最不缺少的就是細節了,你會在搭乘公交車的時候,遇到司機鋪好踏板將殘障人士小心地推上車,到站后又一樣地將對方推下車;或是詢問小餐館時,一位優雅的女士貼心為你推薦好吃并且不貴的地方,不嫌麻煩地跟你指方向。更多時候,是他們敬業的笑容和頻繁的道謝與道歉。去過的景點里面,天空樹是美的,清水寺也是美的,無論是摩天大樓還是山水園林,它們都一樣地蘊含著日式的規制與精研。這是與日本民眾的自律品格相貫通的,此時的看景其實也是在看眾生相。但還是看到一些溢出框架的景象,烤肉店里喧嘩舉杯的日本女生,深夜醉酒伏在街角嘔吐的職員,似乎與我們的常識不合但也不宥于生活的邏輯。諸如此類,在細節里的日本,無論東京與京都,它們都呈現出豐盈的姿態來。而這樣的細節最給人遐想,也讓我持續期待。

    ——2018級古代文學專業碩士生唐鑫

    這次走訪東大不僅參觀了歷史悠久的東大校園,還體驗了東大大一新生的漢語課,研究生的表象文化研究課,最后觀摩東大史料編纂所的工作方法,獲益良多。漫步東大,看著眾多舊式的西洋風建筑,其濃厚的滄桑感,仿佛映照著校園的變遷,連空氣中都彌漫著文化的氣息。相比較一些中國大學的聳立起的鋼筋水泥、沒有精神內涵的教學樓,東京大學里的建筑能讓我們感受到文化的溫度。這次韓老師的特別講座,是從文化和產業的角度切入上世紀港日合拍片的研究,有著豐富的學理性,對我有很強的指導意義,與之對話的過程中我獲得了許多學術靈感。這次赴東大學習的時間很短暫,對我的影響甚為劇烈,讓我有機會以此為鏡檢視自身,對學術越發敬畏起來。

    ——2017級電影學專業碩士生趙博玲

    不設垃圾桶但一塵不染的街道,任何公共場所的排隊自覺,細膩如藝術品的餐食餐具,周到全備到令人發指的服務設施,等等,但凡想到的、想不到的,日本都已經做好了。要知道,這個面積只有北京的八分之一的城市,承載著五倍于北京的人口,在這種情況下,能讓所有人各適其中,各取所需,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奇怪的是,多元和密集并不帶來混亂擁擠,反而也許正因為其多元和密集,人與人之間(刻意地)保持著極為清晰的邊界感和距離感。有人以批判現代性的眼光,認為這是被規訓的結果,但身處其中會感覺到對于日本來說,這是舒服的、合適的,須知在狹小的島嶼上建立起一個如此巨大的經濟體,除了近代資本積累等外部歷史原因之外,非有每個國民一板一眼的self-control和秩序井然的彼此協作不能做到。另一方面,由于這種有限,迫使日本人著眼于事物的細部,造就了一種迷戀技藝的匠人精神。這一點在參觀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的過程中深有體會,由古代中國傳入的保存、修復、復制書畫的技術,仍以其古老的原始面目傳承接續。在京都的商業步行街,本能寺自然地立于各色商鋪之間,偶然路過,詫異之余,當有會心一笑。想來所謂新與舊、傳統與現代,并非天然地對立,不過是時間之流,把我們帶到了這里。

    ——2017級現當代文學專業碩士生張亮

    很高興今年能有機會參加學院赴日交流的活動。短短五天時間,我們體驗了東京、京都的風土人情,甚至在駛向關西機場的新干線上領略了大阪的風采。大和民族擅長學習,是多樣的東亞文明中迷人的一支。在東京大學的史料編纂所,我看到了日本人為貼近歷史原貌,對物質文化的追溯與還原做出執著努力;而從上野公園到清水寺、稻荷神社,我欣賞日本人對人與自然關系的思考。從他們的風景區建設和城市景觀來看,鋼筋水泥與植被、山川的關系不是沖突的,而是融為一體。它們不是在互相爭搶空間,而是相得益彰。這不僅需要城市設計上的美學敏感,而是全社會都要有健康、可持續的自然理念。與歐洲的城市相比,日本的風光更帶有內斂的東方禪意。追求細致、精確并不妨礙他們追求自然寫意,這便是我眼中日本。

    ——2017級現當代文學專業博士生陳雨泓


    牌九游戏下载